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58常见问题 >

【独家】华平:长线猎手的秘密

发布者:采集侠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7-12-25 11:40
   

【独家】华平:长线猎手的秘密

导语

银泰、国美、绿城、汇源…这些经济大开大阖期的黑马,58同城。神州租车、亚美能源…这些创新浪潮中的新贵,背后主要推手之一都是华平。2014年,创业界与投资界如烈火烹油,它却依然淡定。是慢了,还是沉稳?且看它所经历的创业众生相,以及磨出来的投资智慧。

文_本刊记者 林默 编辑_吴金勇

9月初上海半岛酒店。孙强穿一身黑色的对襟太极服,正在院子里练太极剑。出差中,他没随身带着惯用的宝剑,而是找了把长柄雨伞。“看见我刚才练功的地方了吗,在一棵桂花树下,空气里都是桂花香,真棒!”孙强边笑边晃了晃手中的伞。

孙强是美国华平投资集团亚太区主席,也是华平中国业务的创始人。华平管理着近400亿美元的资产,是圈内知名的金主。

熟悉孙强的人都知道他喜欢体育运动,但近年他却偏爱太极。此前有名人合璧推广太极,提出将太极服饰改良成修身款,孙强认为这个改良思路欠妥,因为太极服的宽大设计不仅是为了体内气息的顺畅流转,更与行云流水的道家精神融合。

然而,缓、慢、圆式的养生节奏能追上强调速度与激情的创业节奏吗?在美国华尔街上,华平一向被同行称为“谦和的投资人”(Modest Merchant),在几乎被野蛮人代言的华尔街,“谦和”的评价颇显另类。

“华平的基因和基金规模决定了我们和VC的投资策略不同。我们不能跟着市场的热闹走,要随时保持清晰冷静的头脑和判断。”华平亚太区总裁黎辉解释道,“比如我们的最新一只基金总额112亿,如果进行百万美元规模的早期投资,那要投项目就太多了,多到无法管理的程度”。1994年至今,华平在华投资金额近50亿美金,累计持有的项目只有80余家企业。

在内地经济大开大阖的年代,华平曾精准地找到了那个时代最出色的黑马——银泰、国美、绿城、汇源、红星美凯龙皆是其投资对象。

2014年8月,华平在华的最大一笔投资浮出水面,其以近7亿美元投资了国内最大的资产管理公司华融,这亦是外国私募公司对中国金融业的最大投资额。对于一直潜心布局民资领域的VC与PE投资者,入局华融进而切入混合所有制改革,不仅意味着可以深挖国企休眠的资源、获得投资回报,更是游戏level的提升。

10月23日,口袋购物CEO王珂在微店大会上宣布,其已完成了共计3.5亿美元的C轮融资,其中腾讯以1.45亿美金的投资额占股10%,而华平是口袋购物2012年B轮融资的主投方。据王珂透露,截止今年9月,微店已经覆盖了172个国家,月独立访客8300万,成交额已经达到150亿元。

可低调的华平还是与近年来国内投资圈的热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其每年平均在华投资项目依然保持在4-5个,眼下持有的项目为30多家;在华平的投资名单中,鲜有90后群体出现。

孙强认为,由于PE和VC在投资模式有较大的区别,他们为企业带来的价值会在不同的阶段显现。眼下90后创业者们只是刚刚起跑,商业史上成长为真正强者的公司,大多经历过千回百转的磨难,彼时将是创业者们需要强大资金支持的时刻。华平在业界以长线投资闻名,对于看好的企业和企业家、或在商战的转折点,从不吝惜重金投入。

曾借力于华平的58同城CEO姚劲波告诉《中国企业家》,“当企业发展到某个阶段、某种规模,遇到的问题是早期投资者不能帮你的,只有经历过类似世面的PE投资者才能扶着你跃过那些深涧。”

“银手企业”的弹药库

京东是一个让孙强“开悟”的案例。

2011年京东获得15亿美元融资时,孙强在接受媒体采访曾透露出疑虑,因为15亿美元的融资额意味着超60亿的估值,以此推算投资人若想取得10倍收益,京东最终要获得超600亿美元的估值水平,若以20倍市盈率计算,京东就要有超过3亿美金的利润水平。而彼时Facebook估值也只在600亿-1000亿美元间,孙强不相信京东可以超越Facebook。

从财务回报的角度上,孙强没看错。2014年第二季度京东巨亏5.82亿元,依然无法给资本市场一个合理的市盈率答案。但若从商业逻辑观察,彼时孙强并没有看清京东未来对于互联网巨头的价值所在。2014年2月腾讯入股京东,验证了占有电子商务次席的大型网上卖场的价值,而腾讯的加盟也使京东在资本市场的估值翻倍。2014年5月京东在纳斯达克挂牌敲钟后,其市值一度超过400亿美元。

“过去我们投资房地产,大家抢的是核心地块。在新经济下大家争夺的是流量,怎么实现流量的聚合?那就免不了要靠广告、买搜索关键词、促销,实际上是要烧钱。这个逻辑之前很多人没想明白,我也没琢磨透彻。后来在京东的案子给我上了一课。”孙强称。

琢磨明白了新经济形态下的商业逻辑,孙强忽然意识到自己熟悉的国内企业家群体已有了新的蜕变分化——无论是早年崛起于阡陌之间的牟其中、黄光裕、车建新等“白手起家”的一代,抑或在企业改制浪潮中纵横捭阖的柳传志、张瑞敏、李东生等“国手起家”一族,枭雄们在创业初期都不大懂如何与资本打交道。而马云、刘强东、陈年等多以儒将形象亮相的企业家们,其商业模式从初始阶段即与资本深度绑定,孙强将他们称为“银手起家”一代。

姚劲波是华平投资名单中,银手起家的典型。

虽然创业的前几年常被冠以“巨亏”的字眼,但58从来不缺资本的追逐。2010年华平投资董事总经理程章伦找到姚劲波时,姚与另外一家投资机构已胶着了两个多月,被冗长的融资谈判搞得有点儿疲惫的姚劲波跟程章伦说“如果两周内可以敲定投资,我们就拿华平的钱”。

出乎姚劲波意料的是,看上去温文尔雅的程章伦在两周的时间内,迅疾地推进了所有内部流程,华平最终开出的融资额度是4500万美元,比原意向投资人高20%。

彼时58同城已度过了主要依靠产品和用户体验拉动增长的初始发展期,与主要竞争对手赶集开始争夺谁能在分类信息领域迅速实现规模扩张。双方签约时程章伦告诉姚劲波,华平会一直支持58的市场投入,不会手软。

程章伦的话说了几个月后,考量他是否会手软的广告战即向58逼近。2011年初,姚晨骑着小毛驴喊着“赶集网”的广告忽然铺天盖地袭来,赶集率先发起了与58间的广告战。

姚劲波准备进行同样规模的广告投放,他知道这将是一场重金投入的鏖战,他有些担心华平的反应。“当时正是公司亏损的时候,我怕华平不支持我们烧钱。”姚劲波回忆称。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赶集网CEO杨浩涌:百亿美金背后的命运